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記憶
 
八旬老兵追憶“抗美援朝”
 
 
2019-05-15 15:10:15  來源:上黨全媒體 王靈娟/文 向 崢/圖
 

 1.jpg

     今年的7月27日,是朝鮮戰爭停戰勝利61周年紀念日。
    “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保和平,為祖國,就是保家鄉……”60年前,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士就是高唱這首戰歌,跨出國門,投入到戰火紛飛的抗美援朝戰場的。在朝鮮戰場,他們面對強敵,將生死置之度外,以血肉之軀捍衛了世界和平,為祖國贏得了尊嚴,因此被譽為“最可愛的人”。
    1952年12月,年僅18周歲的北呈鄉六家村村民王緒有主動報名參軍,正式成為這個英雄群體中的一員。
    如今,年居耄耋的他,對60年前的那場戰爭仍記憶猶新。
    入朝當夜,遭遇敵機轟炸,十幾顆牙齒被彈片打掉
    紅花胸前戴,鑼鼓響起來。參軍那天,身穿志愿軍干部服(緊袖行縫棉軍衣、馬褲,頭戴絨帽)的王緒有和戰友們一道,在父老鄉親的歡送聲中,由縣、鄉、村三級領導作陪,前往當時的縣政府所在地——長治市集結,并于次日乘坐汽車,顛簸一天一夜,來到河北省邯鄲。緊接著,他們又連夜登上軍列,歷時四天四夜到達遼寧省安東市(現丹東市),隱蔽集結待命在一個深山溝里。當時,上甘嶺前線敵我雙方激戰正酣,部隊沒有作更多停留。次日,0136部隊首長作戰前動員,戰士們向祖國莊嚴宣誓:“……我們出國作戰,英勇頑強,堅決果敢……爭取抗美援朝徹底勝利!”晚上十點左右,乘著濃濃的夜色,王緒有和戰友們乘坐軍列悄然向南駛去。
    列車剛過鴨綠江,進入朝鮮新義州,濃烈的硝煙味便隨即撲面而來:敵機在轟鳴,前方的鐵軌扭曲著向兩側盡力歪去,火車殘骸散落一地,遠處則是燃燒著的村莊……軍列隨時有可能被敵機扔下的炸彈擊中,情況異常嚴峻。接到命令,戰士們急忙下車四散隱蔽。
    王緒有隨著戰友們剛剛走下火車,一發照明彈就在夜空中冉冉升起,忽閃出一個巨大的拋物線。夜空中,密密麻麻的敵機由南向北,兇狠地撲了過來,活像一群丑陋的黑老鴉。照明彈消失在地平線上,夜色又重新籠罩了這片開闊地,戰士們小心翼翼地摸爬著。不一會兒,敵機呼嘯而來,俯沖,投彈。炸聲如雷,火光沖天,王緒有禁不住回頭一望,只見身后已是一片狼藉。躲避中,眼見北張村的苗生明一頭鉆進火車殘骸之下,王緒有也連忙跟過去。又是“轟隆”一聲巨響,劇痛來襲,王緒有跌倒在地昏了過去。醒來后,王緒有才發現自己掛了彩,滿臉血污,上顎有十幾顆牙齒被打掉了。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因為治療不及時,王緒有上顎僅存的另外幾顆牙齒也脫落了。直到一個月后,部隊在朝鮮龍華里前線駐扎下來,才安上了假牙。
    夜宿牛圈,行軍中肩膀又被敵機炸傷
    眼見大小公路全部被美機封鎖,部隊只好抄小路,沿著沒人煙的山路繼續向南挺進。這一夜,王緒有緊張得顧不上痛疼,肚子餓得咕嚕嚕亂叫,他卻無福消受壓縮餅干,只能喝口水充饑。
山路一段,水路一截。漫山遍野的樹木被敵機炸得是骨斷筋折、凌亂不堪。蛇行其間,被扎破了手,劃破了腳,趾頭流點血,是不可避免的事。通過一個小山丘時,王緒有崴了腳,疼得他猛打一個趔趄,腋下夾著的那袋大米直直被甩出去一丈多遠。米袋被震開一個口子,有一半大米撒在地面上,好不可惜。
深夜,王緒有和戰友苗生明一路相互攙扶,隨連隊宿營在一個只有三戶人家的小山村。現在終于能吃上一頓飽飯了。坐上鍋,卻沒有了米——王緒有腋下的米袋不知何時已空空如也。善良的朝鮮百姓聞訊后,急忙將自家僅有的一點大米湊出來,為王緒有他們做了一鍋飯。飯后,戰士們每人湊了五角錢,硬塞給他們充當了飯費。
    說是宿營,其實就是在老百姓的院子里、院門外,甚至是牛圈里湊合著打個盹兒。王緒有這晚享受的是傷員待遇,睡進了牛圈。北風凜冽,天寒地冷。跟睡在院子里、院門外的戰友們相比,王緒有還真有點住進賓館的感覺。那牛糞能有一尺多厚,躺在上面,又綿軟又暖和,好不舒服。不一會兒,王緒有就進入了夢鄉。這一夜,陪睡在王緒有身邊的是南呈村的郭磊成。
可就是這樣的露天賓館、牛糞床墊,可惡的美國鬼子也不讓人享用。敵機又來扔炸彈了。一道亮光,一聲轟響。王緒有被驚醒了,一個翻身就想站起來,跟同樣翻身起床的郭磊成差點撞了頭。黑天幕地的,大家卷起被子拔腿就跑。“那時候年輕啊,一個個生龍活虎的,一心想殺敵報國,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怕。拔腿就跑跟落荒而逃卻不沾邊兒。”
出了小山村,翻過眼前這座山丘,前面是一條河流。
    天色欲曙。敵機不間斷地來回轟炸。戰友們急忙就地一坐,滑下山坡,沖進河床。就在王緒有即將爬上河對岸的一瞬間,一顆炸彈怪叫著落在河岸上爆炸了,爆炸點幾乎就在王緒有的頭頂。身旁邊的一個戰友倒在了血泊里。王緒有也感覺左肩像被什么東西劃了一下。劃過他肩膀的自然是彈片,有疤痕為證。
后來有消息說,那位同志沒犧牲,只是被毀了容。
    飯桶兒當鞋穿,迷糊中掉隊。歸隊后因為積極勇敢,很快就當上了代理班長
    沒明沒夜地超強度急行軍,且時刻處于戰備狀態,戰士們連累帶餓,渾身肌肉酸疼,骨頭都像要散了架。
    大概是入朝后的第四天傍晚吧,部隊攀上一座山頭,低頭望去,山坡上長滿了松樹。或許接連下了幾場雨雪的緣故吧,松樹林里泥濘不堪。更讓人心生畏懼的是,林中的許多松樹被什么人砍伐掉了,留下的樹樁能有半人多高,橫七豎八的樹枝樹杈如刀似劍,鋒利無比。現在,大家要做的,就是雙腳朝前,屁股著地,順著一根鐵鏈滑至山坡底。滑行中,戰士們強忍困乏,小心翼翼地躲避開橫亙在前面的“路障”。有將米袋擋在胸前的,有把大鐵鍋墊在背后的,有雙手緊握一根木棍兒以防不測的。王緒有的辦法更絕,他干脆將兩個飯桶穿在雙腳上,兩手抓住鐵鏈往下滑。樹樁一頂腳先知,不傷身,還能迷糊打盹。這法子省心安全,壞處也是顯而易見的。瞇瞪中,王緒有偏離了方向,等滑行到山腳睜眼一看,左左右右、前前后后沒一個人,他掉隊了!后來,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這才找見隊伍。營地上,戰友們都在打盹休息。王緒有卻再也不敢迷糊了,他悄悄地將被子疊整齊,將行李也收拾得利利索索。
東邊剛露出魚肚白,部隊首長就來到營地看望大家。巡視一周后,首長指著王緒有說:“看這位小同志被子疊得多整齊!”話畢,即命令戰士們整隊集合。“稍息,立正!”幾個簡單的口令,大家排好隊。接下來,首長把王緒有等幾個高個子拉出來,分配到機槍連。
    王緒有所在的機槍班共五人,配備一挺九十多斤重的重機槍,十箱彈藥,兩支沖鋒槍,還有步槍。班長是個四川人,佩戴一支手槍。當時,機槍連首要的任務是掩護部隊行軍,敵機來了就負責對空作戰,機槍當高射炮用。機槍連人員少,家當多,因為怕戰友們負重行軍掉隊,王緒有仗著自己人高馬大、年輕力壯,是能拿多少就拿多少。肩扛槍身,手提底板,另一只手也不能閑著,時常六九還捎帶著一箱彈藥。
    一路上,天上打,地上爬,雪地滾,山地鉆,要多兇險有多兇險。這也罷了,更要命的是大冬天的,戰士們腳上還穿著單鞋,有的戰士實在忍受不住了,牙一咬,就把棉被割成若干塊,分別包在頭部、手腳上,渾身上下凡是感覺冷的地方都包裹起來。薄棉衣難御嚴寒,就把攜帶的單衣也穿在身上。
    王緒有的情況要好點。年輕力壯,又是北方人。對他而言,最難受的是遇到緊急情況時,剛跑得渾身冒汗的身體突然爬在冰冷的地面上,那感覺,活像在打擺子。
    不久后,王緒有所在機槍班的四川籍班長負傷了,首長就任命他當上了代班長。
    駐守龍華里,繞過美軍營地、崗哨搶運回坑道工程木料
    就在王緒有他們晝夜兼程奔赴前線期間,著名的上甘嶺戰役已于當年的11月25日勝利結束。到達“三八線”附近后,部隊在平康郡一個叫龍華里的地方駐扎下來,就地構筑工事,嚴陣以待。
    當時,機槍連的陣地在山頭,主要任務是防空,掩護步兵進行坑道作業。步兵連呢,白天防空,夜晚進入坑道挖掘土石方。按照當時上級制定的標準,坑道土工作業完成后,一律要用原木予以加固。于是,以下故事就變得順理成章。
    這年12月某日晚飯后,部隊首長從機槍連和兩個步兵連中挑選出45名戰士,組成一個特別分隊,任務是:趁夜潛行,途經三個草地、一個沼澤地、兩個土丘,繞過美軍營地和崗哨,從一個河谷里搶運木材。天亮前必須完成任務,返回我方陣地。
    當夜九點許,王緒有和戰友們從我方前沿陣地出發,潛行三個小時后抵近美軍營地。要搶運的木料就在距離美軍營地不遠處的河谷里。河岸上,美軍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按時換崗,可謂戒備森嚴。“不過敵人沒有發現我們的行蹤,發現了也不怕,我們來了一個聲東擊西:那邊我方戰士將事先準備好的鞭炮放在鐵桶里點燃,吸引敵人的注意力;這邊的戰士們趁機一擁而上,用最快的速度撲向河谷,將木頭搶運了出來。每人肩扛一根木頭。天不亮,大概凌晨四點左右,就勝利完成任務,安全返回我方陣地。根據步測估計,龍華里距離美軍營地大約有40華里……美國人是紙老虎,沒有我們吃苦耐勞,他們是武器發達、先進,兵不行!”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王緒有和戰友們在山頭陣地上默哀了三分鐘。
在此后的幾個月間,王緒有所在的志愿軍0136部隊跟對面敵軍可說是“小打小鬧不斷,大的戰斗基本沒有發生過。即使這樣,犧牲也是巨大的,許多連隊戰斗、非戰斗減員能有四分之三。”
期間,王緒有因作戰勇敢,能吃苦肯鉆研,不僅成長為一名聞名全團的重機槍手,還成了全團三個重機槍連的校槍員。
    接受命令,秘密登上一列火車,勝利回國
    入朝后的又一個冬天度過,一晃眼已是1953年的歲尾。一天傍晚,部隊首長來到坑道看望作業官兵。大家紛紛將鐵鍬、鎬等工具放置一旁,圍坐在首長周圍,把各班的情況向首長一一作了匯報。王緒有當時是這樣匯報的:“報告首長,機槍班一挺機槍、一把手槍、兩支沖鋒槍以及步槍等其它戰備品完好無損,只是彈藥沒了……報考完畢,請指示!”首長和藹地望著大家說:“大家辛苦了,十幾個月的軍旅生涯,衣服破了,鞋只剩下幫了,但是中國人民志愿軍的精氣神足了,現在就地休息待命!”
    當日深夜,部隊接到緊急命令,戰士們秘密離開陣地,登上一列火車。火車上戒備森嚴,戰士們荷槍實彈,槍口一律指向車窗。每節車廂里還都架起一挺重機槍,烏黑的槍口對準窗外……
    幾個小時后,火車靠停在一個小站。車窗外,鮮花錦簇,掌聲四起,“歡迎志愿軍勝利回國”的口號聲響徹云霄。這時大家方才明白:原來此行的目的地竟然是遼寧海城——我們終于勝利回國了!

2.jpg

(來源:上黨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小人書”的美好記憶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八旬老兵追憶“抗美援朝”
長治縣新聞網 “小人書”的美好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都城隍傳說系列——“天子嶺”的來歷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尋古之追憶陳家
長治縣新聞網 晉東南老豆腐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八旬老兵追憶“抗美援朝”
長治縣新聞網 “小人書”的美好記憶
長治縣新聞網 都城隍傳說系列——“天子嶺”的來歷
長治縣新聞網 黎都尋古之追憶陳家
長治縣新聞網 晉東南老豆腐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 今日彩民乐阳光探码图 注册送十万金币电玩 浙江福彩选5走势图 飞鱼九式一段一段曳步舞教程 云南时时在 梭哈app推荐 网上玩云南时时 6+1开奖结果 澳门五分彩定位胆是骗局吗 重庆五星综合走势图 哪个炸金花软件能提现 八人龙王捕鱼机 时时走势图后一 31选7今天推荐 安徽时时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