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黎都名勝
 
千里鐵府鑄春秋
 
 
2019-05-14 16:50:59  來源:上黨全媒體 
 

    dbc34bf18955bd7f754fd9de131a9a0b.jpg

       鐵,石與火的結晶。

       鐵被人類發現和作為工具使用的歷史距今已有三千余年。大量的考古資料證實,春秋時期,鐵已經在許多地區普遍使用,從那時起,我國社會逐步進入了“鐵器時代”。人們的生活勞動最終讓先進的鐵器替代了落后的石器和鑄制成本高昂的青銅器。劃時代的偉大進步,大大提高了勞動生產率,大大推動了人類社會的文明進程。不能遺忘的是,在這一偉大的人類社會進步過程中,早已被譽為我國著名“鐵府”的長治蔭城鎮,以其得天獨厚的煤鐵資源,緊跟時代的節拍,在人類鐵文化歷史發展的每一章節中,鑄就了一頁頁的宏篇巨著。
       帶著崇敬、思幕蔭城鐵文化的心情,步入這座古老的鎮子。目的就是要親身感受一下數千年以來“鐵府”曾經有過的“日進斗金”的經濟脈搏是如何激勵跳動的?體驗一下厚道勤勞的山里人是如何走出太行闖天下、進京城、在天子的腳下大把大把地將鈔票裝到粗布口袋里的?看一下山里的漢子又是如何用賺來的銀錢在京城前門大街建起了“恒盛毓”“裕興泰”“和豐號”那一座座雕梁畫棟、經營鐵貨的老字號?
       上黨鐵之歷史,潞州鐵之文化,長治鐵之魂魄,所有這些都深深的招募著我、吸引著我。
       郁郁蔥蔥的蔭山腳下,景致是如此的美麗。眼前出現的是古鎮蔭城建筑的神韻和鐵府的靈魂。山前坡下,一層層緊羅密布的木結構灰磚店鋪,林林總總,錯落有致,這些數不勝數的明清古老建筑集中在一處叫后圪廊的地方。后圪廊,當地的人們也習慣叫它鐵貨巷。漫步期間,你會發現,巷的寬度僅僅三米多點,但蜿蜒曲折四五百米內,店鋪門面一個挨一個,綿延不斷。它與老東街、館街、北街相連,四通八達。雖然,后圪廊兩旁大大小小的店鋪早已沒有了往日的紅火和熙攘。如今已是門窗緊閉,個別地方殘垣斷壁。但座座巍峨、考究的明、清店鋪建筑中,透出的是一股股富有神韻;前店后場,一進兩跨院、三跨院,氣勢磅大。磚是磨過的磚,石是雕過的石,木是有紋飾的木,磚雕、木雕、石雕,每個建筑物件上都留下的是精雕細刻,鬼斧神工。四梁八柱、里三層外三層的做工,蔚為大觀,不是豪商巨賈、沒有巨額銀兩,是換不來這些建筑精品的。在鐵貨巷六區32號的大門上方,一塊清朝年間的巨型木匾古韻尤存,雋秀蒼勁的“瑞盛釘店”四個金字依稀可見。六區19號黑漆的大門上滿滿的鐵釘子千余枚,釘出的是鐵花團、鐵如意等精美的圖案,怎能不讓外來人稀罕呢,可謂“鐵府、鐵釘、釘鐵門---牢靠”,足見鐵府資源的富足,鐵文化的厚重。六區1號,舊門臉的上方用木料雕琢著“不欺三,滋利生”“貨無二價,童叟不欺”的經商古訓,更耐人尋味。總之,在這里,只要你細心留意,用心琢磨,鐵府處處可見“涼冰冰的鐵”寫就的是“紅紅火火”的歷史篇章。此時的鐵,有了生命、有了樂章、有了文化。
       見到我手中的相機不停的拍攝,熱情好客的鐵府人便主動圍攏上來,問長問短,問為什么要拍這破舊不堪的老房子?是不是要拆除改造?一聽我們是為寫寫老鎮昔日“千里鐵府,萬里蔭城”的輝煌歷史而來。好家伙,男男女女、七嘴八舌,都能侃侃而談,都能說出一段段老鎮過去的鑄鐵史和鐵商文化。
       古時,上黨以蔭城為中心,輻射晉城、陽城、高平、壺關等多縣鎮的鐵貨,其鑄制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春秋時,這里屬晉國。《左傳》昭公二十九年就有:“遂賦晉國一鼓鐵,以鑄范宣子所為刑書”的記載。《孟子》中有“以釜甑,以鐵耕”的言語。在蔭城鎮的蔭山腳下,春秋時的農耕器具鐵鎛,在煉鐵遺址中也有實物的殘件收集在農戶手中。戰國時,這里的實用鐵制品已經很豐盛,僅在1955年長治分水嶺戰國墓中,一次就出土鐵鑿、鐵錐、鐵斧、鐵鏟等17余件。這證明戰國時在長治一帶,鐵已經作為很普遍的工具用以生產和生活,上黨鐵匠可以制造各種生產工具了(見1957年第一期,《考古學報》)。秦朝,這里的采煤、冶煉已初具規模。漢唐時,潞州已用鐵鑄錢造幣,明萬歷《潞安府志》記載:“漢唐以來,取當地所產,鑄鐵為錢,公私相雜”。1990年上黨錢幣研究會在長治與高平兩縣的交界處羊頭山發現漢代鐵質“半兩”鑄錢范模一具;1999年在長治爐坊巷唐朝鑄幣遺址一次出土錢幣數萬枚,其中,鐵質“開元通寶”錢146枚。宋朝時,朝廷升潞州為隆德府,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在長治西街一王姓居民家中祖傳有“大觀元年(1107年),隆德府左第五界,丁亥年正月一日”等確切文字記年、記地名的“鐵書”一通。《明史.食貨志》及《續文獻通考》典籍中記載:明朝,洪武五年(1373年)全國13個鐵冶所,潞州蔭城即為其中之一。此時期,鐵府鑄造的鐵貨實物我們同樣見到不少,代表作是集中在晉東南寺廟里的鐵佛、鐵鐘,有一鐵瓦實物應該稱鐵器中的上品,瓦的正面很明顯的鑄有敬佛的文字:“錦衣衛信官高寧同妻郭氏造瓦一個,正德七年三月吉日”。清朝至民國年間,蔭城鐵貨發展到鼎盛時期。據蔭城鎮桑梓村西庵廟、石炭峪村玉皇廟碑刻記載:清乾隆、嘉慶年間,“蔭城鐵水奔流全國”,鐵貨交易年均一千余萬兩白銀。
       清朝中后期,蔭城、壺關、長治共有各類鐵爐1879座,制鐵工人13039人。在上黨許多地方傳唱著一首民謠:“高平鐵、晉城炭、離了蔭城不能干”。由于蔭城的鐵貨早已創出了聲譽,所以,高平鐵貨也好、晉城陽城鐵貨也罷,當時,晉東南南部蔭城周圍的陵川、高平、晉城、壺關、陽城等幾縣生產的鐵貨均都集中到這里,然后以“蔭城鐵貨”的總稱售出。蔭城即成了上黨地區鐵貨的集散地。每年經過蔭城鐵貨市場銷出的生熟鐵貨達2000萬斤,全國有20余個省在使用和銷售蔭城的鐵貨產品,同時,上黨的鐵貨還遠銷新加坡、印度、不丹、尼泊爾、朝鮮、日本等十多個國家。素有“千里鐵府,萬里蔭城”之稱。
       蔭城四周石炭峪、桑梓、東火、西火等村落當地的鐵礦、煤炭資源同樣豐富,質地優良。也為這里制作鐵貨產品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古往今來,在蔭城鎮的村落里幾乎家家有鐵爐,戶戶會打鐵,村村能見到堆積如山的古代煉鐵爐渣。無論白天黑夜,蔭城的鄉村大小街巷里,隨時可聽到風箱的呼哧和鐵錘的叮當聲響。往往是夫婦兒孫形成家庭作坊,祖輩相傳手藝,代代經營,前店銷售后場鑄造,鐵貨源源不斷地由商家販運到各地區。這里的鐵貨制作工藝高超,規格精巧。窟窿莊的鐵鍋,鑄出時呈灰色,使用后油浸火熏成黑色,盛水不銹,遇潮不腐,做飯不結鍋巴,不變味,不變色,不損營養成份,俗稱“窟窿莊的鐵鍋沒窟窿”。南宋村生產的水滄釘,專銷江南,入水不銹,頭圓心空,厚薄均勻,永不掉蓋。蔭城生產的鐵釘,人稱“三絕”,上尺絕,長短粗細分毫不差;上秤絕,幾個一數準秤平;上木絕,镢、入木生銹,牢不可拔。難怪“瑞盛釘店”的招牌至今還高高地掛在蔭城的老街,經久不息。
       當年,從晉城、陽城、高平、陵川、壺關周圍幾縣集結到蔭城的鐵貨多達2800個品種,分生鐵貨、熟鐵貨兩大類,有鍋、勺、壺、盆、釘、錘、繩、刀、剪、鋸、斧、犁、鏟、桶、鈴、鋤、匙等等各種雜貨幾十個項目,每個項目又按輕重、大小、款式及用途分為數百個品種。
       蔭城鐵貨不僅僅種類多,物美價廉,而且他們善于經營,講的是誠信,吸引著眾多的外地客商落腳蔭城,使這里成為名揚中外的大型鐵貨集散地。清朝中葉,蔭城有大大小小的鐵貨莊近400家,其中,外地商客70余家,近500人。常年住在蔭城的客商有東北三省的“關東客”、北京天津的“京客”、陜甘寧的“西府客”、太原大同內蒙古的“上府客”、云貴川的“西南客”、廣東廣西的“兩廣客”、河南安徽湖北的“河南客”等等。街頭巷尾、熙熙攘攘、客商云集,鎮上的客棧、飯店百余個,一直營業到深夜,那時的蔭城就有了不夜城的美譽。蔭城的東街故此也有了“館街”之名。全鎮鐵貨日營業額高達數百公斤,日成交額高達3000余兩白銀,故此有了“萬里蔭城,日進斗金”之稱。
       在蔭城鎮,老師出生的李仁貴老先生,他為我此次采訪作了向導。見我手中拿著一封早期由京城前門“恒盛毓”鐵貨鋪寄往家鄉蔭城的信函、書札,他便激動的說:恒盛毓,東家姓李,很早就在京城設立鐵貨莊,清朝民國時期,“恒盛毓”的名聲大振,遠揚華北地區,鐵府婦孺皆知。鐵貨生意做的最早、規模也最大。相傳李家為唐朝李世民后代,封蔭后落戶上黨,始有“蔭城”地名的開始。
       《潞安府志》封蔭中也有:“蔭自漢有之,封及父祖,自唐始。”“長治蔭城,居民皆姓李,唐韓王之后。”的記載。李家到了第18代便將鐵貨買賣做到了京城北京,祖上出過大官,是京師的“禮部尚書”,同時也是“恒盛毓”的東家,元末時的東家叫李維馨,清末東家為李金蘭,解放初期的東家是李香廳,掌柜宋安根。數百年的苦心經營,使的“恒盛毓”生意越做越紅火。故此,很早就有順口溜道:潞州鐵貨出南門,首數李家“恒盛毓”。
       聽著李老先生的講述,我們隨他一同來到了“恒盛毓”在蔭城鎮的老宅院,這里如今已分割成四個院落,古建筑原先的風貌格局已被打破,僅僅只有明代的兩層樓的堂屋、大門門樓和兩旁雕琢精美的門墩石還保存完好。李家后人李毓平的愛人招呼了我們,她邊講李家的歷史邊取出了李掌柜清朝時在京城的舊照,雖發黃照片上的李金蘭已看不大清楚摸樣,但其身上的長袍馬褂、貂皮外套足以顯露出潞州鐵貨商人當時的富有、風光和氣派。李老太此時又翻箱倒柜,小心翼翼,為我們找出了長期以來一直密不視人、不知傳了多少代的家傳珍寶,老祖宗從京城帶回家鄉的一塊木質御匾,將塵封了很久的包裹打開后,木匾上“元禮部尚書”五個雄健的大字顯露在我們面前,歲月剝蝕的木匾上雖朱漆金字多已脫落,但刀刻楷書功力深厚,古樸蒼勁,歷歷在目。木匾周圍裝飾已殘損和朽軟,可用料講究,質地為上等的花梨木。兩面雕刻了完全相同的文字內容,整體考究,簡潔明快,故從其形制考究,它當時的作用應該是禮部尚書出行時,仆人高舉的象征和代表身份的“開道牌匾”。
       李家的祖傳之說法有沒有依據呢?翻查《潞安府志》,元朝在京當過“禮部尚書”者,潞州確有其人,而且同蔭城有著關聯者兩位,都姓李。《府志》進士篇中記道:“李執中,官集賢學士,累官禮部尚書。”這位李姓尚書誕生在元朝的早期,因為其父親是宋朝被朝廷封蔭的李世美。《府志》是這樣記述的“宋朝,李世美,李執中父,封集賢直學士,贈隴西郡泊”。
       還有一位叫李惟馨。《府志》墳墓篇曰:“元朝,李尚書墓,名惟馨。在郡城南六十里蔭城鎮”。后來尚書是何部的尚書,不明確。而前者倒是有確切記載的“禮部尚書”,且與目前李家珍藏的文物實物文字內容相符。由此看來,李執中這位元朝禮部尚書他應該就是鐵府李家“恒盛毓”老字號和木匾“元禮部尚書”的主人。而李惟馨尚書從當地相傳的口碑資料中看出,也應是李氏大家族的后代,而且,他做尚書故世后,由京師回故里就安葬在蔭城。
       李氏的家史也好,大量的文物實物證據和史籍記載也罷,所有這些都充分說明,早在600多年前的元朝,潞州蔭城的鐵貨就隨這位李執中,打入了天子腳下的京城,而且,它的東家是大名鼎鼎的禮部尚書,在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下,大樹下面好乘涼。“恒盛毓”有禮部尚書打下的堅實基礎,轟轟烈烈一干就是數百年,同時,鐵貨商們抱著朝廷中的這條大腿,又把家鄉的同行業帶入其間,在京城的繁華區先后涌現出了“裕興泰”、“東和豐”、“西和風”、“慶順永”、“萬泰隆”等數十家鐵貨莊,源源不斷的將潞州鐵貨供往都城,一代代的發揚光大。到了清朝咸豐末年,鐵府經坊村的陳家,再次把握好了難得的經商機會,出敵制勝,發展成為鐵貨商人里的龍頭老大,在京城一開就是四處鐵貨門面,天津兩處。陳家將賺到的白花花的銀兩,運回鐵府,不僅僅在長治老家經坊村建了陳氏一條街,青石鋪路500余米,還建有藏書樓、梳妝樓、閨閣樓等房產數百間,在潞州城蓮花池捐銀數百元,建“瑯環福地”藏書樓一座。而且,資本逐漸擴大,民國時,從京師到潞州沿路都有陳家的鐵貨買賣,陳家后代留學日本的鐵貨巨商陳慎德從京師到潞州往來根本不用住店,沿路三五里就有一個他家的鐵貨鋪,何時累了,何時可在自家的鐵貨鋪休息。大家屈指可數鐵貨巨商陳慎德的資產是何等之巨。三、四代人的資本積累達上億兩白銀。
       京師里的潞州鐵貨,宮廷里使用,民間也使用,再加之鐵貨本身質量上乘,經營講誠信。這就使得上黨鐵貨名聲大振,代代傳承。在我們收藏到的許多封清朝、民國時期由北京寄往蔭城鐵貨商人的信函中,上面加蓋的郵戳只寫“華北蔭城”,完全省略了“山西長治”字樣,但雙方鐵貨商人同樣可平安收到信件。由此一點可看出,鐵府蔭城當時在全國名聲之大。
       潞鐵在走過它的輝煌之后,衰落的災難降臨到它頭上是從民國初年開始的。當時,連年不斷軍閥混戰,交通阻隔,運輸停滯,鐵貨積壓,生產日益蕭條。外面的世界,兵荒馬亂,鐵府能夠走出去搞運輸鐵貨的人越來越少。此時,潞州的鐵貨比明清時銷量和輸出量大大下降,蔭城一帶的鐵爐減少200余座,鐵貨行鋪由350家減少到僅有34家。民國中期,隨著西方工業革命的不斷深入,機制鐵貨的大量進口到中國,搶占內陸市場,洋鐵貨成本低,物美價廉,而此時潞州鐵府的鑄造技術仍然停留在落后手工操作上,這便導致北京、天津、上海、廣州等南北方各大城市對上黨的鐵貨需求量銳減。抗戰爆發后,日軍占領上黨各重鎮,蔭城鐵貨更是雪上加霜,鐵府80%的鐵爐停產,銷售鐵貨的店鋪紛紛停業關閉,常住蔭城的外地客商逃難出走,僅有零星幾家店鋪,也只是勉強維持生計而已。
       一次次的重創,接踵而來,怎么也沒能讓鐵府的漢子們再喘上一口氣,再去重整旗鼓。落后的鑄造技術,未變的經營方式,是鐵府的漢子們始終再沒有邁出太行山。所有這些,最終一直到現在,鐵府的鐵貨生意始終沒能紅火、興隆起來。
       落日晚霞映紅了古鎮鐵府,蔭城舊街錯落的老屋在霞光里回放著鐵的樂章,古鐵曲是那樣的深韻悠長,而賦有詩情畫意,讓人回味無窮。坐在返城的客車里,回頭再望蔭城,紅紅的天,紅紅的山,紅紅的店鋪,寫就的是紅紅的鐵文化。
       回去的客車路過蔭城、王坊、窟窿莊等鄉村,馬路的兩旁,還能看見鄉村鐵匠們鑄造的鐵爐、鐵鍬、鐵鍋等鐵貨零零散散地擺放在農戶百姓的門前買賣。如今,鐵府的鐵貨買賣同往日相比,不可同日而語,顯的蕭條和冷落。就目前潞鐵面臨的這一不景氣現象,政府有關部門是否可以考慮,在發展地方經濟、振興地方產品時,借“建設魅力長治”的強勁風帆,再燃潞鐵之火。變零零星星的手工作坊為集中生產,集中開發,擴大規模,創新潞鐵新品種,進行潞鐵深加工,提高技術水平,集中營銷,借助于廣播電視、報刊雜志等媒體大力宣傳潞州鐵貨之優越性、實用性以及請相關專家撰寫可行性報告,研究鐵元素對人體健康的作用,搞一些鐵文化的科普宣傳。同時,在鐵府蔭城利用開發現存的明清老鐵貨鋪舊址,加以維修保護,成立“潞商鐵文化博物館”,征集昔日潞鐵實物、潞鐵史料、歷史舊照,以此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旅游開發之景點,從而大力弘揚、歌頌潞鐵在我國冶煉史上的重要貢獻和鑄鐵歷史長河中之文化,讓更多的人認識潞鐵,了解潞鐵,使用潞鐵,讓更多的人從使用潞鐵中得到更多之益處。
       讓我們共同努力,不斷振興潞鐵產品,弘揚潞鐵文化,不久的將來,我們必能再見潞鐵之輝煌。
 
(來源:上黨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上黨區老雄山
      下一篇:返回列表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千里鐵府鑄春秋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老雄山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玉皇觀
長治縣新聞網 這里是上黨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北樓底古廟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千里鐵府鑄春秋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老雄山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玉皇觀
長治縣新聞網 這里是上黨
長治縣新聞網 上黨區北樓底古廟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云南11选5走势表 排列五中奖高手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找盛通 重庆老时时 app软件开发 pk10赛车微信群玩法 十三道技巧 北京赛pk10代理官网 排列五视频直播开奖 云南时时彩开奖走势图百度 重庆时时圣神计划 安卓手机游戏下载 z浙江11选5走势图 极速时时是否有假 双色球200走势 白姐心水一肖一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