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干板秧歌
 
爐圪道迸發的耀眼鐵花
 
——干板秧歌的起源、發展及其旺盛的生命力
 
2019-05-10 10:29:10  來源:上黨全媒體 賈圪堆
 

    干板秧歌是一個由勞動人民所創造、自編自演、自打自唱、自娛自樂、自欣自賞的民間小曲種。是爐圪道里迸發出的耀眼鐵花,是植根于上黨大地民間沃土上的一支瑰麗奇葩。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流傳廣泛,影響深遠,魅力根深蒂固。

一、干板秧歌的起源及生成地
    干板秧歌起源于長治縣西火地區。西火位于長治縣東南山區,東與壺關縣搭界,南同高平、陵川縣接壤。西火地區不單指西火鎮所屬各村,而且包括與其相鄰的一些村鎮。這些地方, 煤鐵資源豐富,挖煤、冶鐵、打制日用鐵貨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歷史上是煤鐵生產的重要基地,素有“煤鄉鐵府”之美譽。尤其是西火地區的鐵貨產銷,不僅歷史悠久,起源于春秋,興旺于漢魏,鼎盛于明清,而且產量大,品種多,銷路遠,基本上村村有鐵爐,人人會打鐵,僅只有幾十戶的南大掌村,當時就有七十二盤打鐵爐。據有關歷史資料記載,明清時,這一帶打鐵的烘爐發達。由于鐵業的興隆,這里的好多村名都和打鐵有關。據清《長治縣志》所記,西火原為一片湖泊,人稱西湖,后來湖水枯竭,漸成村落,冶鐵、翻砂、鍛鐵的人越來越多,爐火熊熊,連成一片,晝夜不息,于是人們便按方位,將西邊的村子稱為西火,將東邊的村子稱為東火。而有些村莊則更加直接,干脆叫紅臺掌、斷爐等。如今,這里的山后、橋頭、東莊、西源、南掌、梁家莊、北大掌、西蠻掌等許多村子,都是坐落在連綿不斷的鐵渣山上。但打鐵本身是一項煙薰火烤、生產分散、枯燥無味的重體力活。打鐵匠在通紅的烘爐前光著膀子、揮汗如雨打制鐵貨時,為了協調師徒之間的動作,師傅指揮徒弟,就要喊出一些口令,單調的動作持續久了,心里就悶得慌,也要亮開嗓子吼上幾句。日子久了,隨著叮叮當當的鍛打節奏,就漸漸地哼出了一些比較固定的調子來,形成了勞動號子,起著統一步調、協調動作、消除疲乏、解除煩惱的作用。慢慢地這種小調哼得久了, 師徒二人一盤爐,你錘我鍛手不住,信口開河唱兩句,協調配合煩燥無。至今當地百姓中還流傳著這樣幾句俚語:“每天吃上三頓飯,爐圪道里站一站。信口開河吼一吼,姑娘媳婦不敢瞅”。后來,打鐵匠又不經意地自編一些詞配了進去。什么“日頭上來一桿高,梳頭洗臉把地掃”,什么“日頭上來一桿高,小姐就把金蓮絞”。鑒于它源于勞動,孕育在打鐵的爐圪道里,因此,人們就把管它叫“爐圪道(打鐵爐子)秧歌”或“紅板秧歌”。再后來,逢年過節,這些鐵匠師傅也在街巷、院落、田間、地頭盡情地哼唱這種小調,人們又把它稱為“地圪圙秧歌”。就這樣,這種毫無定勢、隨口即唱的勞動號子,漸漸有了比較固定的板腔,并在民間廣泛流傳,逐步成為民間自娛自樂的一種文藝形式、民間小調。由于這種秧歌小調開始沒有樂器伴奏,后來雖然加上了少許打擊樂器,但仍然顯得干圪吧吧的,於是,人們給它起了個形象的名字——干板秧歌。另外,這種民間小調在煤窯的窯工中也廣為傳唱,窯工們上班、下班、上貨、下簍時,皆要扯開嗓子唱上幾句,什么“兩快石頭夾一塊肉”,什么“小黑驢,駝黃米,一駝駝到牙門里,牙門圪呲開,嚇得小黑驢蹦出來”,如此,等等,頗有“鳳簫簫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悲壯。
二、干板秧歌的曲折發展過程
    干板秧歌起源于勞動,流傳于民間,最初沒有樂器伴奏,沒有固定的歌詞, 一般都是看到什么唱什么,想到什么唱什么,看山說山,看水說水, 即興編詞,開口就唱,因此內容五花八門,包羅萬象,。既有弘揚好人好事的,也有抨擊惡人惡事的; 既有反映辛勤火熱勞動場景的,也有歌頌美好纏綿愛情生活的;既有針砭時弊、發泄內心不滿情緒的,也有家長里短、兒女情長趣聞軼事的;既有敘述歷史故事的,也有暢想美好未來的;既有情調高亢向上、鼓舞士氣、激勵斗志的,也有趣味低級、黃色下流、晦淫晦盜的。后來一些文人學士也將一些文學作品、歷史故事、民間傳說、戲曲劇本,改編成干板秧歌唱本,供民間演藝人員打坐場演唱,一段唱腔講述一個生動的故事,一出劇目塑造幾個鮮活的人物,觀眾聽著十分過癮。比如《三頂燈》、《當皮箱》、《打酸棗》、《打棒槌》、《背板凳》、《洗裹腳》、《打春桃》、《金風屏》、《雙許親》、《雙鳳配》、《雙姑賢》、《碧玉簪》、《聚仙爐》、《東關會》、《燒陳府》、《訪江南》、《打南陽》、《忠孝碑》、《姑嫂摘瓜》、《桂英來保》、《二姐思夫》、《鳳英罵街》、《蘇姐姐夢夢》、《小二姐拜節》、《十二月觀花》、《趙蘭英進京》、《小豁豁磨豆腐》、《楞不騰接姑姑》、《三國演義》、《水滸傳》、《七俠五義》、《五女興唐傳》、《殺家》等。再后來,一些民間演藝人員又逐步配上些簡單的樂器,如小鼓、大鑼、梆子,有的還略施粉彩,按生、旦、凈、末、丑化妝,效果更好,深受廣大人民群眾喜愛。干板秧歌的唱腔多是上下兩句,唱兩句敲打幾下鑼鼓,而梆子則是不停地跟著節奏砸,頗為熱鬧好聽。起初,干板秧歌沒有專門的演出團體,都是村上得散兵游勇,平時大都是隨便哼哼唱唱,只有逢年過節才集中在一塊唱個本頭。尤其是正月里鬧紅火、耍故事,無論是踩高蹺、跑旱船,還是舞龍、耍獅,中間都要有善唱干板秧歌的老把式,或扮丑,或裝成老兩口,上場即興唱上幾段。明末清初,鄉間的一些落第的文人、秀才,冬天閑暇無事,經常三三兩兩聚集在爐圪道,一邊取暖,一邊聽鐵匠們聊天。對那些東家長、西家短的趣聞逸事,秀才們聽得津津有味,并隨口即興或經過捉摸,編成一些朗朗上口的小段子供打鐵人哼唱。到了清代,干板秧歌的演唱已相當普遍,基本上是人人會哼、村村坐場、隨時可聽、隨處可見、盛況空前。道光到民國初,達到鼎盛時期,本縣的西火、西源、井東、琚寨、蘇店、看寺、西苗、墳上、窯溝、東坪、樓底、北和、須村、白家溝、南大掌等百分之八十的村子,都有了比較固定的秧歌班社,或叫自樂班,或叫同樂會,或叫三合社,或叫其它名稱。由隨地坐唱,發展到走街串巷走場子,后來又學習其它大劇種搬到戲臺上唱,,漸漸地發展壯大了起來。清代,西火樂藝班的郭群益,不僅長得眉清目秀酷似女孩,而且天資聰敏,勤奮好學,領悟快,有創意,很快成為演唱干板秧歌的名角,一時名噪上黨。而且干板秧歌還傳到壺關、長子、屯留、潞城、平順等縣,并吸收地方小調的演唱特色,逐步形成了當地的秧歌。比如壺關秧歌就是由西八干板秧歌藝人楊鴻志傳承、改造、創新的。楊鴻志,原籍河南林州合澗,1924年出生于八義鎮西八寸,11歲在本村和樓底村窩班學藝,尤酷愛干板秧歌,“唱、念、坐、打”四工和“手、眼、身、法、步”五法,精進獨到,表演逼真,唱紅了州五府八(澤州五縣和潞府八縣),人稱“草灰旦”、“樓底旦”。1947年到壺關縣組建壺關秧歌劇團,任團長、書記,整理、改編、排練、演出了《打酸棗》、《雇驢》、《侍女登科》等一大批干板秧歌劇目,形成了打擊樂、管弦樂一齊伴奏的壺關秧歌。再如襄垣秧歌,也是河南沁陽人張金川逃荒到襄垣上良安家后,隨父到長治縣西火打鐵,學會了干板秧歌,回去后,把干板秧歌和襄垣小調揉合,形成的一種高亢激越的新唱腔。據有關資料記載,清同治年間,上黨地區演唱干板秧歌的社班就多達幾千個,這些社班走鄉串村趕廟會,祝壽慶誕唱堂會,紅白喜事湊熱鬧,深受廣大人民群眾歡迎。但干板秧歌在滿足人民群眾文化娛樂生活的同時,在流行過程中,也產生了一些消極作用,有些低級庸俗的唱段影響了社會風氣,有些針砭時弊的唱段觸動了官府利益,特別是揭露封建統治者三妻四妾、欺男霸女的節目,更為當權者所不容。于是,官府曾下令禁止演唱秧歌,有一個社班在演唱《打油堂斷》時,就被當場責令停演。長治縣寺莊村大廟的東墻跟還專門豎立著一通《禁止演唱秧歌碑》(現存長治縣文搏館)。 此碑豎形,圓首,通高105cm,寬32cm,厚21cm。全部文字如下:
   奉   官      禁      止      演      唱      秧      歌
    同 治 四 年 三 月     榖   旦      大 社   仝立
    但是,這樣的行政手段是很難完全禁止住群眾喜聞樂見的干板秧歌的。在廣大農村,偏僻地區,干板秧歌依然是照唱不止,照看不誤。清光緒23年,蔭城村還成立了以演唱干板秧歌為主的公義會社班,演唱的劇目有《望月樓》、《聯姻案》、《訪江南》、《侍女登科》、《金鐲玉環記》、《趙蘭英上京》等。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民國之后,盡管社會動蕩,戰亂不斷,但廣大群眾愛秧歌、學秧歌、編秧歌、唱秧歌的興趣仍然不減,廣大群眾不僅從中感受到人間應該享受的樂趣,而且秧歌還成了革命戰爭中鼓舞士氣、激勵斗志的重要手段和工具,并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創作出了一批內容健康向上的革命化、大眾化的好段子,如《送郎參軍》、《支前路上》、《小二黑結婚》、《血淚仇》等。新中國成立后,干板秧歌這種傳統的獨特的文化藝術形式,得到了進一步的傳承、發揚,、創新、繁榮、光大,大放異彩,而且新編了不少內容健康向上、反映時代特征的新本新段,如西源村編排的《收羊毛》、《鬧滿月》、《麻繩記》、《新羊工》、《巧送錢》、《兄弟應征》、《民兵的槍》等。干板秧歌已成為全縣以至上黨地區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除平常自娛自樂外,各鄉鎮村都成立了業余文藝宣傳隊,有些地方還建起了專業的秧歌劇團,挖掘整理傳統段子,創作演出現代劇目,并培養起用了一批年輕演員,特別是女演員。八義鎮窯溝村的李冬狗就是上黨地區久負盛名的小旦演員,他扮相俊俏,唱腔委婉,唱《蘇姐姐夢夢》、《風英女罵街》最拿手,在百姓中傳著這樣的順口溜,“看了冬狗旦,三天不吃飯”。八義鎮八義村的李元順,善唱小生,他扮相端莊,聲情并茂,尤其是在演唱《雙許親》中,他扮的桃公子,風流倜儻,特有韻味,每次演唱都能贏得一陣又一陣叫好聲。東和鄉南和村有個藝名叫疙瘩旦的,善演繼母、潑婦、老旦,唱起來兇神惡煞、咬牙切齒,北呈鄉須村名丑王招才,演出風趣幽默,引人發笑,還有西苗村名生和尚、道士二兄弟等,都是名噪一時得大腕名角。很快,干板秧歌,面貌一新,不僅登上了大雅之堂,有的還出縣、到區、上省、進京參加過匯演。文革期間,文化戰線,一枝獨秀,百花凋零,干板秧歌這朵綻放于山野里的小花,也被視作“封、資、修”的東西,橫加指責,亂遭批判。許多老藝人殘遭批斗,身心受到嚴重摧殘;鼓板服裝導具嚴重損壞,演唱團體被查封取締;一些傳統劇目本頭,被抄被燒,再已無法重新面世。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撥亂反正,文藝復興,文化繁榮,干板秧歌也逐漸露頭,重發新芽,重生新枝,重現新蕾,恣情綻放。近年來縣宣傳文化部門還多次舉辦干板秧歌大獎賽,2008年,干板秧歌又被山西省選入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予以大力保護,廣為傳承。一些老藝人再次開口亮相,登臺演唱;一些優秀的傳統段子,經過整理、加工、改編,重新面世;一些洋溢著時代特色、健康向上的佳作,也舊詞翻新調,舊瓶裝新酒,不斷出現,,極大地豐富了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現年已八十歲的西火鎮南大掌村的靳雪和,早年就是一個打鐵匠,他十五歲拜師學藝,唱干板秧歌,無論是說唱念白,還是身段步法,一招一式,功夫扎實。表演感情真實,字正腔圓;唱腔圓潤飽滿,惟妙惟肖。而且吹打敲奏,樣樣精通。當年他的表演,迷倒了一群大姑娘小媳婦,他的老伴就是他用干板秧歌和一把梳子、一個小鏡子,“迷”到家的。如今他是干板秧歌少有的幾個傳承人之一。西火鎮井東村七十多歲的李米貴老人,說起當年唱秧歌的紅火經兒,他指著自家院子里鋪的青石板深情地說,過去村里人在我家排練秧歌,把這些青石板都踩得坑坑洼洼的。西火鎮東蠻掌村的楊保山、八義鎮東坪村的          等人,至今還保存著清代和民國時的一些干板秧歌手抄本,雖然紙質已經發黃,但他們對干板秧歌執著的情、執著的愛,卻永遠磨滅不了、永遠消失不掉。
三、干板秧歌的題材語言藝術特點
    干板秧歌起源于勞動,傳唱于鄉間,屬于原生態藝術。其題材多取材于民間家庭糾葛和百姓生活瑣事,很少有重大歷史事件知名人物故事。其唱詞恢諧風趣,明白如話,通俗易懂,喜聞樂見;其表演既粗獷潑辣,又細膩大方,生動活潑,韻味獨特;其形式小段多,長段少,小戲多,大本少,唱腔多,對白少。申張正義,疾惡如仇;諷喻時弊,一針見血;故事生動,形象鮮明。其題材語言藝術特點歸納起來,有以下幾點:
    一是貼近群眾,貼近生活。作為原生態藝術,它的地方性很強,它說的唱得的都和老百姓密切相關的人和事,都是群眾日常生活中的人和事,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家長理短,兒女情長,種地喂豬,養兒攻書,經商做官,平反冤案,姑娘思漢,公子遭難,都是說唱的題材。如反映婚姻愛情、男婚女嫁的有《手帕記》、《雙鳳簪》、《對羅裙》、《雙許親》、《天齊廟》、《金鳳屏》、《碧玉簪》、《雙鳳配》、《蘇姐姐夢夢》、《崔連下河南》等;反映懲惡揚善的有《燒劉三》、《燒陳府》、《三岔口》、《當皮箱》、《燒倉》等;反映倫理道德的有《雙姑賢》、《高臺寺》、《雙捉奸》、《打磨坊》、《打酸棗》、《忠孝牌》、《小寡婦上墳》、《鳳英女罵街》、《小二姐拜節》、《三娘教子》、等;反映生活趣事并帶有喜劇色彩的有《三倒換》、《打鍋碗》、《三頂燈》、《姑嫂摘瓜》、《 子觀燈》、《楞不騰接姑姑》、《小豁豁磨豆腐》、《生保媳婦發孩子》等。比如當地人幾乎都耳熟會唱的《蘇姐姐夢夢》:“蘇姐姐正在南柯夢,忽聽得門外有人聲,上前去開開門兩扇,原來是春桃秋菊來叫門。罵一聲丫頭不長眼,大不該把奴的好夢驚,我夢見你姐夫來娶我,八抬大轎擺在門庭……”,一字一板的自唱,竭盡想象,甜甜蜜蜜,活脫脫地把一個思春少女的內心世界和鄉村的婚嫁情景表現得淋漓盡致。再如《打酸棗》,“日頭上來一桿桿高,梳頭洗臉把地掃,今日玉嬌多高興,不大一回就掃好了。昨天地里去送飯,看見南坡好酸棗,今個家里活不多,我和嫂嫂打酸棗……”,從頭到尾,沒有刻意的修辭,沒有華麗的詞藻,姑嫂之間親切的私語,戀人之間涌動的真情,一下子就全都流淌了出來。人們聽著聽著,那滿山滿坡的紅酸棗,那相親相愛的激情,真讓人口水漣漣。又如《姑嫂摘瓜》,“婆婆東莊走親戚,家里剩下姑嫂倆,家里吃的沒啥菜,沒有摘下角和瓜。有心到紅土洼摘個瓜,不如叫上小先花,低頭走出房間來,叫聲妹則小先花……”,輕輕的哼唱,娓娓的敘述,一幅生意盎然的農家生活場景一下子就浮現于聽眾眼前,讓人覺得非常真實。再如《風英女罵街》,更是根據蔭城的一件真人真事編成的。蔭城是聞名遐邇的鐵貨集散地,萬里蔭城,日進斗金,富商來往很多。風英女二八妙齡,相貌出眾,格外引人注目。但家境貧寒,母女相依為命,一個富商想調戲于她,便差人前去搭茬,被風英女一口拒絕,富商便惱羞成怒,用銀錢雇兩個地痞無賴用紅土刷了她家的門(那時刷了門子就表示家風不正),這下激怒了母女,二人跑到大街上大罵一場,“燒灰骨半夜三更刷門則,就不怕絆倒跌死你”,“叫你天打五雷轟,連個尸首也落不齊”,“燒灰骨死在五荒六月天,狼拖狗咬挖他的黑心肝。”真正罵得淋漓,罵得痛快。
    二是插渾打趣,恢諧幽默。諷喻挖苦、喜笑怒罵,充滿俚語方言;男女調侃, 土色土香,非常風趣幽默;姑娘小伙,吐露愛情,恣意率真大膽。無論是大本頭,還是小唱段,都是一幅幅生動感人、耐人尋味的地方可民俗風情畫卷。比如《三頂燈》,這是一個夫妻二人演唱的小段,就十分有趣。“二丑:只要不罵手不擰,給你跪下也能行。妻:再頂上這盞麻油燈!二丑:你說頂燈就頂燈,頂燈不是壞營生,只要你不把屁股擰,哪怕頂到太陽升。”再如《天齊廟》強跟和秋季的一段對唱:“(女)我愿吃你種的米,(男)我愿穿你逢的衣。(女)我愿一塊去下地,(男)做活也要引上你。(女)在家我喂只老母雞,(男)走親戚我給你趕上驢。(合)一輩子不愿離開你”。你看,一對青梅竹馬從小相愛的戀人,感情是何等的真摯、直率、大膽。
    三是通俗易懂,形象生動。人物刻畫,細膩入微;景致描寫,活靈活現。不拐彎摸角,不矯揉造作,無論是唱詞還是道白,皆是張口就唱,隨手拈來,都是從生活中提煉出來的句子,充滿了鄉土氣息和生活情趣,它猶如山圪梁上的野花,雖然沒有牡丹、芙蓉那樣雍容華貴,卻有著奇花異草所特有的美麗和清香。許多臺詞讓鄉親們一聽,就覺得“似曾相識”,格外親切,回味無窮。比如,《十二月觀花》的唱詞,從一月唱到十二月,將每個月里開的花,唱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正月里迎春花萌芽出土,二月里白草花應萌復生。三月里桃杏花一齊開放,四月里茉莉花四方周正。五月里五端陽五魁分紅,六月里六牡丹絲斷藕根。七月里珍珠花點點落地,八月里雞冠花照滿院紅。九月里白菊花層層蕾蕾,十月里松柏樹冬夏常青。十一月雪花兒飄來飄去,十二月臘梅花雪里藏生”。而《侍女登科》中的幾句唱詞:“柳葉眉,俊乘乘,雙眼吊殼水靈靈。細皮嫩肉白生生,兩個酒窩喜盈盈。楊柳小腰細寧寧,頭上腳下勻稱稱”,又是如此的形象生動、韻味獨特,這樣的語言,可以說載干板秧歌中是屢見不鮮的。再如《雙姑賢》中婆婆,聽信算卦先生枉言,認為兒媳是八敗星,逼子休妻,并濫用家法,責打兒媳的一段唱:“一見賤人跪在地,倒角老身惱心中。上前抓住青絲發,把賤人按在地溜平。這家法不解我心頭恨,水缸內拖出來水蘸麻繩。從上打來從下打,打得她渾身是血印。這家法不解我心頭恨,墻頭上拖下紅頭圪針。從上搠來從下搠,搠得她渾身是圪針。這家法不解我心頭恨,我把破鞋拿手中。從上打來從下打,照住圪針往里釘。這家法不解我心頭恨,我把錐子拿手中。從上剜來從下剜,剜得她渾身是窟窿。這家法不解我心頭恨,我把花椒拿手中,一個窟窿塞一顆,麻又麻來疼又疼。你快快去了倒還罷,不然老娘把烙鐵紅”。活脫脫一個惡婆婆的形象,活靈活現,脫口而出,躍然紙上,
    四是內容豐富,回味無窮。干板秧歌雖然屬戲曲藝術苑圃中的一支小花,但由于它起源于民間,吸收了人民群眾中流傳的大量民間故事、趣聞軼事、民俗風情,因此唱詞更顯得生動、活潑、耐人尋味,許多歷史故事、民間傳說、生活趣事都在演唱中自然地予以流露,既豐滿了人物,又給人以新鮮感。如《打磨坊》中,繼母虐打玉蘭,為兒子劉旺長所見,忍無可忍,同妹妹一起教訓母親,虛張聲勢打母的一段對唱:“我打你一人一馬一桿槍,我打你二郎擔山趕太陽。我打你三山趕在紫金樹,我打你四馬投胎小齊王。我打你五人五馬來破曹,我打你鎮守三關楊六郎。我打你七郎苦死芭蕉樹,我打你把,郎北國不還鄉。我打你九里鋪上說韓王。我打你十里買布屬霸王。十一堂前奪光鎖,十二甘羅為宰相。十三太保李從孝,十四推倒王進張。十五懷胎紅五一,十六元霸燒瓦崗。十七夜打登州府,十八羅通來投唐。十九劉秀坐天下,二十八宿刮王莽。”看起來是胡圪嚼八圪扯,但卻一句一個歷史典故,既覺得風趣幽默,又讓人回味無窮。
四、干板秧歌的唱腔音樂板式
    干板秧歌的唱腔在傳承和發展的過程中,逐步融入了一些地方腔調,形成了兩種基本板式、三種基本唱腔。兩種板式:一是短板,七字句為主,其音節基本為︱××︱××︱×××︱;一是長板,亦稱慢板,十字句較多。其音節基本是︱×××︱×××︱××××︱。比如,《姑嫂摘瓜》中,一百七十多句唱腔,幾乎全是七個字的短板,而《燒劉三》中,全本近一萬字,共九十句,就有八十五句是十字句的長板。干板秧歌的唱詞,偶爾也有五字句和八字句的,但唱起來容易頂板、啃板,不利于起板、送板,不利于敘事、抒情。三種唱腔:一是府腔,二是州腔,三是平腔。府腔以潞安府方言為主,州腔以澤州方言為主,平腔以高平方言為主。一般分上下句演唱,唱兩句加奏打擊樂過門,也有唱四句加奏打擊鼓點的。聲長韻短,配樂簡單,打罷就唱,唱罷就打,干凈利索。干板秧歌的演唱基本上采用二人對唱、三人對唱或多人對唱的形式,除有個別小段是由一個人一口氣唱完外,一般都是你唱一句,我接一句,你來一段,我續一段。道白少而短,唱段多而長。多數是用唱詞代替道白,既押韻樂感性強,又符合歌之本意,承轉起合顯得流暢而不留痕跡。如《打磨坊》全本近三千字,二百多句,道白只有“活過來,有氣無氣”這么一句。《算糧》中王寶釧的一個唱段就多達一百一十句,事情的前因后果、十八年的辛酸苦辣,演員要一口氣圓圓滿滿地唱下來,沒有一定的功底是很難勝任的。從演員的扮相角色看,干板秧歌起初只有“小生”和“小旦”兩種,劇情簡單,短小精悍,直到清咸豐年間,“生、旦、凈、末、丑”各種角色才逐步齊全。但唱腔變化并不大。
五、干板秧歌的搶救傳承光大
    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干板秧歌的搶救和傳承迫在眉睫。這是一項系統工程。步入新世紀以來,隨著文化的繁榮和發展,干板秧歌的搶救、保護、傳承,已列入了各級政府和文化部門的重要議事日程。全縣多數鄉鎮村,恢復和組建了干板秧歌業余演唱隊伍,不僅挖掘、整理、編排了一些失傳多年的老唱段,而且新編、創作、演出了不少反映時代特色的新劇目。尤其逢年過節、生日祝壽、紅白喜事,不少群眾都要請一些名角唱上幾段干板秧歌,以圖紅火。縣里每年還專門舉辦一至兩次干板秧歌調演大賽,推陳出新,發現苗子,培養人才,繁榮創作。但由于文藝舞臺百花盛開,一些高雅優秀的文藝形式快速繁榮、普及,一些張揚個性的搖滾流行音樂的傳播、推廣,干板秧歌這種土生土長的原生態演唱形式,在年青人群中會唱的人越來越少,市場越來越小,形成了一個新的斷層。如不及時加以搶救、保護、傳承,就將自生自滅。俗話說,打窯攏戲,給錢聚氣。干板秧歌如不及時加以搶救、保護、傳承,就將自生自滅。因此,我們必須充分認識保護好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意義,列入議事日程,制定保護措施,積極創造條件,加大資金投入,合理開發利用,尤其是對一些目前尚在的傳承人,要組織他們傳藝、教學、交流,對一些優秀的傳統劇目與唱段,要挖掘整理編印出版,對民間的一些業余演出社團和民間藝人,要給予支持、鼓勵、提供方便。特別是各鄉鎮、村文化活動中心要把搶救、保護、傳承工作,放在心上,拿在手上,使其進一步繁榮、光大。
(來源:上黨新聞網
 
  保存本頁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分享到:
 
      上一篇:盼丈夫
      下一篇:看看人家夫妻倆
 
 
  新聞中心:   縣區人文   縣區焦點   數字報刊  
  推薦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盼丈夫
長治縣新聞網 爐圪道迸發的耀眼鐵花
長治縣新聞網 看看人家夫妻倆
長治縣新聞網 打釘缸
長治縣新聞網 山西長治縣南宋干板秧歌《蘇姐姐夢夢》選段
  熱點信息 更多>>  
長治縣新聞網 盼丈夫
長治縣新聞網 爐圪道迸發的耀眼鐵花
長治縣新聞網 看看人家夫妻倆
長治縣新聞網 打釘缸
長治縣新聞網 山西長治縣南宋干板秧歌《蘇姐姐夢夢》選段
山西·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主辦 網站備案號:晉ICP備12008552號 山西中聯科創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上黨區全媒體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關鍵字: 上黨區論壇
           
 
里尔里昂是兄弟球队吗 时时彩8码技巧 极速时时计划1期中 七位数所有历史开奖号 欧洲博网秒速时时 闽乐游棋牌挂机 秒速赛app 七星体育直播 京东彩票合法吗 黑龙江时时qq群 AG亚游只为 广东时时结果 75秒赛车 导师带领买彩票可信吗 赛车pk10数据预算 足球比分90vs 安徽快3冷热号